网路时代的重度阅读者傅月庵:读书无用!/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

网路时代的重度阅读者傅月庵:读书无用!/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

木造的老建筑「阅乐书店」在夜色里透着暖光,待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」的发起人老查讲完活动缘起、参加的读友们各自分享了最近的阅读书籍,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」第八场聚会的主讲人傅月庵老师站起来,接续大家的分享做了小结,然后说:「我要告诉大家,嗯,这话我待会儿还会再说一遍;」他顿了一下,微微一笑:

「畅销,是种罪恶。」

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」活动每月一聚,2015 年 1 月的主题,是「选书,读书」。发起人李全兴(老查)以自家特製的小点心招待读友,轻鬆地开场。依照惯例,主讲人上台前,参加「每月一书,以书策展」活动的读友会先依序简单自我介绍,同时谈谈自己最近的阅读经验。从分享的书目当中,可以发现大多数人的选书方式明显与职业或最近的心境有关,待主讲人傅月庵正式开讲,他总结表示,「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选书人,选出来的书对自己有意义,对其他人的意义就没那幺大。」

传统的「选书」,是个从「书目」开始按图索骥、建立自己阅读疆域的过程──打个简单的比方,就像先看型录再去 IKEA 买家具一样。时至今日,媒体、书展等奖项选书,仍有专业的选书人负责,而个人的阅读清单,则可以自己决定。早年台湾出版量不大时,没有太多选择,但自 2000 年后,国内书市的出版数飞快地成长,在每年四万种出版品当中如何找寻自己想读、自己该读的书,就成了重要的功课。

自己选书,从试误开始,每回的选择都是一种学习,可以指出寻找下一本书的方向;有些选择与生活有关,有些选择,则与生命有关。虽然在这个过程中,畅销榜似乎是个不错的参考──这些书好找好买,也容易成为与其他人讨论的交集,但「畅销榜是由商业机制及许多其他读者决定的,这样的书不见得与你自己有关。」傅月庵这幺说,「畅销的罪恶,就在于它有排挤作用,可能会让我们忽视了与自己真的有关的那本书,或者佔用我们有限的购书预算。阅读应该多元,而畅销会让这个特点消失。」

开始选书,就会有逛书店的乐趣,无论实体门市或网路书城,各有其游逛的趣味与策略。傅月庵喜欢逛书店,但近来越来越少去逛卖新书的新书店。「如果书店只顾陈列畅销榜,我在网路上就找得到那些书,还去书店做什幺?」傅月庵告诉大家,「像我到 Readmoo 这种卖电子书的书店,我也一定先找绝版书,因为我想读这种书,但一般书店都没有啦。」

Readmoo 2015 年 1 月的「本月店长」就是傅月庵,他替读友们选的书中,就有好些已经在实体书市绝迹多年的绝版好书。除了绝版书之外,大部头的套书及工具书也是傅月庵在 Readmoo 选书时的标的,「套书买电子书可以不佔书柜,工具书的电子版则可以快速搜寻,像我本来有一套陈芳明老师写的《台湾新文学史》,但还是又买了一套电子书。」

选书目、逛书店,目的都是因为想读书。关于读书,傅月庵提出了几个要点:

翻动书页或点选萤幕,书的价值其实是十分个人的、存在于从选书到读书的历程之间。建立自己选书的品味,跳脱自命清高或追赶流行的媚俗思维,应用科技阅读已经绝版多年的好书──傅月庵精采的分享,是一个身处网路时代的重度阅读者,清楚而具体的样貌。


相关文章阅读